葉邁與羅映紅穿軍裝拍的結婚照
  羅湖螺嶺社區一對相守64年的老人迎來“鑽石婚”,他們憶當年感慨萬千
  五次臨盆丈夫均不在身邊
  “我們那時談朋友,什麼都沒有。不像你們年輕人,會當眾‘啵’
  一個(親嘴)。”重陽節將至,葉邁和羅映紅老人應邀參加羅湖區螺嶺社區轄區內舉行的“幸福老人,美滿人生”慶典。夫妻倆結婚已經有64年,是珍貴的“鑽石婚”。在老人家看來,無論是結婚、還是攜手那麼多年,都是很簡單的事,“當年在部隊里,就是各睡一個枕頭。結婚了就是把兩個枕頭擺在一起啰!”
  文/圖羊城晚報記者林園
  部隊營長愛上護士長
  重陽節前夕,羊城晚報記者來到葉邁和羅映紅老人家中,細細聽老人道出他們的愛情故事。
  葉邁今年已經九十高齡,羅映紅也已84歲。兩人相遇於青蔥歲月———當時葉邁24歲,是部隊里的營長;羅映紅18歲,是同個部隊里的護士長。
  意氣風發的年輕營長喜歡上了面容姣好的護士長。“當時追我的人可多了,他就是給我寫了一封信,扔在我的床頭。”羅映紅說,那個年代很保守,談起感情都會覺得不好意思。葉邁在信中寫下,“我想跟你好。”羅映紅羞得不知道怎麼辦,答也不是、不答也不是。最後兩個人還是好上了。“因為他長得英俊,又有文化。”雖然羞愧,但年輕的羅映紅其實早已芳心暗許。
  羅映紅說,那個年代,談戀愛不像現在這樣,可以兩個人經常出去玩和看電影。兩個人“好”的概念,也不過是比普通戰友走得近一些。兩人在部隊,輾轉各地打仗。“日本鬼子把鐵路炸掉了,我們的戰打得很辛苦。”葉邁回憶,幸運的是,戎馬生活多年,他沒有受過重傷。羅映紅同樣不輕鬆,“子彈嗖嗖嗖在身邊飛過,我們要衝到前線,把受傷的戰士簡單包扎後,抬到後方治療。”
  丈夫不忘老伴受過苦
  1949年,兩人所在部隊參加解放廣州外圍戰役。戰爭結束的次年,兩人在廣州“拉埋天窗”。當時結婚也是要看條件的,組織規定:必須是25歲以上,有過8年以上鬥爭歷史,營級幹部。符合條件的兩個人,在戰友的見證下,身著軍裝舉辦了一個十分簡單的婚禮。“當時結婚就是吃大鍋飯,肉都很少。”羅映紅說。在她看來,結婚對於他們的改變,就是把兩人的枕頭挪到了一起。
  婚後,兩人聚少離多。剛結婚沒兩天,羅映紅就去了位於江村的野戰部隊。那個時候,江村和廣州之間沒有公交車,逢年過節她就搭戰友的自行車,坐上兩個多小時去廣州看望丈夫。每次下車時,她的腿都僵痛得走不了路。此後,葉邁還被送去北京學習3年,只在寒暑假能回家團聚。
  那個年代鼓勵生孩子,“生一個獎勵20元”,當時,羅映紅一個月的工資只有5塊錢。以“三年抱倆”的節奏,羅映紅總共生下5個孩子,3女2男。無一例外的是,羅映紅臨盆時,葉邁都沒在身邊。
  其間,羅映紅挺著大肚子,也要參加工作,“修路、煉鋼、支援農村,什麼都做過。”
  如今五個孩子已經退休,一家人四代同堂。“她一個人帶5個孩子,確實很辛苦。”半個世紀過去了,葉邁不忘老伴受過的苦,記者採訪過程中,他喃喃念了幾遍。
  葉邁還指著兩人結婚50周年時去照相館拍的紀念照。下麵有一行小字,寫著“風雨同舟”。
  用存了十幾年的錢買戒指
  1979年底,葉邁和羅映紅雙雙離休,來到深圳定居。一直到這時,他們才真正開始朝夕相對的共同生活。羅映紅反覆說,兩人結婚時,什麼都沒有。因為工資低,葉邁婚後一直也沒有閑錢給她買東西。
  記者發現,二老手上,都戴著一個金燦燦的戒指。葉邁說,這就是她送的。話還沒說完,羅映紅激動地打斷,“哪裡有,是我存了十幾年的錢去買的!”兩人唯一達成共識的是,這是他們手輓手,到深圳一家免稅商店買來的。聊天中,兩人經常互相打斷,“這個你就不要說了!”“他們年輕人沒當過兵,不懂這些,說別的好”……不過,葉邁一般都讓著羅映紅,讓她有更多機會說話。羅映紅的腰曾受過傷,她說話時,葉邁會在一旁給她揉揉腰。
  在老人看來,相守多年是順理成章的事,“一晃眼孩子都那麼大了。”羅映紅說,過去因為條件艱苦,兩人一定要互相扶持,“以前他要養父母,還有供弟妹讀書。他弟弟一直念到大學。我家裡有四姐妹。兩個人就是要你幫我我幫你。”如今年事已高,孩子在外成家,兩人找不到合適的保姆,便互相照顧生活。兩人會一起到附近的市場買菜,然後羅映紅洗菜、切菜,葉邁炒菜,“兩個人一起做,才沒有那麼累呢!”羅映紅說。
  知多D
  鑽石婚
  相比於金婚、銀婚,鑽石婚的“輩分”可就更高了,結婚60年以上才能稱為“鑽石婚”。相守六十多年,有何秘訣呢?羅映紅說,兩人也經常吵架,不過有時是她讓著他、有時是他讓著她,吵架也很快和好,生活就是這樣。編輯:健龍  (原標題:深圳一對老人迎來鑽石婚 妻子五次臨盆丈夫均不在身邊)
創作者介紹

飲飲食食

otycnumdcacg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